贵阳
关闭
A
安顺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达
安吉
安庆
安溪
安阳
安丘
阿坝州
安宁
阿克苏
安康
B
毕节
博罗
北京市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白山
白城
宾县
巴彦
宝应
蚌埠
保定
霸州
滨州
北海
百色
宾阳
巴中
保山
巴州
博尔塔拉
宝鸡
白银
C
潮州
长治
赤峰
朝阳
长春
常州
常熟
长兴
慈溪
淳安
巢湖
滁州
池州
长丰
长乐
沧州
承德
昌黎
长葛
昌邑
昌乐
长清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崇左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吉
昌都
D
东方
儋州
东莞
当阳
大冶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惠
大庆
大兴安岭
东台
东海
德清
当涂
德化
定州
定兴
登封
邓州
德州
东营
东兴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定西
E
恩平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佛山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丰县
阜宁
奉化
阜阳
繁昌
福州
福清
福安
抚州
丰城
肥城
防城港
G
贵阳
广州
公主岭
高邮
高淳
广德
固镇
赣州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巩义
高密
广饶
桂林
贵港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甘南
果洛
固原
H
海口
海南
惠州
河源
惠东
鹤山
黄冈
黄石
汉南
洪湖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桦甸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海林
淮安
海门
海安
杭州
湖州
衢州
海宁
海盐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亳州
霍邱
怀远
惠安
邯郸
衡水
鹤壁
菏泽
海阳
衡阳
怀化
河池
贺州
横县
红河
哈密
和田
汉中
户县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J
江门
揭阳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中
晋城
锦州
吉林
佳木斯
鸡西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句容
姜堰
金湖
嘉兴
金华
建德
晋江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晋州
冀州
焦作
济源
济南
济宁
济阳
金堂
简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K
开阳
开平
康平
昆山
开封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六盘水
龙门
雷州
老河口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辽源
连云港
溧阳
丽水
临海
六安
龙岩
龙海
连江
罗源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洛阳
漯河
洛宁
兰考
栾川
临颍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娄底
浏阳
醴陵
耒阳
柳州
来宾
泸州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蓝田
兰州
陇南
临夏
拉萨
林芝
M
茂名
梅州
牡丹江
马鞍山
蒙城
闽清
孟津
绵阳
眉山
弥勒
N
农安
南京
南通
宁波
宁海
南平
宁德
南安
南昌
南阳
宁乡
南宁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普宁
盘锦
普兰店
邳州
沛县
平湖
莆田
平潭
萍乡
平山
平顶山
濮阳
平阴
蓬莱
平度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凉
Q
黔西南
黔南
黔东南
清镇
清远
潜江
清徐
齐齐哈尔
七台河
启东
泉山
全椒
泉州
泉港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钦州
邛崃
曲靖
庆阳
R
如皋
如东
瑞金
任丘
汝州
汝阳
日照
日喀则
S
三亚
深圳
汕头
汕尾
韶关
顺德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朔州
沈阳
四平
松原
双鸭山
绥化
尚志
上海市
苏州
宿迁
沭阳
睢宁
泗洪
泗阳
绍兴
上虞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饶
石家庄
深州
三河
涞水
商丘
三门峡
嵩县
寿光
商河
邵阳
遂宁
石河子
商洛
石嘴山
T
铜仁
台山
天津市
天门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通化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台州
桐乡
桐庐
铜陵
桐城
唐山
泰安
滕州
吐鲁番
铜川
天水
W
万宁
文昌
武汉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五常
无锡
吴江
温州
温岭
芜湖
五河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舞钢
潍坊
威海
望城
梧州
文山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渭南
武威
吴忠
X
修文
新丰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象山
宣城
厦门
新余
新建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新乡
信阳
许昌
新郑
荥阳
新安
新密
夏邑
新泰
湘潭
湘西
湘乡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西宁
香港
Y
阳江
阳春
云浮
宜昌
宜都
宜城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延边
榆树
伊春
依兰
扬州
盐城
宜兴
仪征
玉山
余姚
玉环
永春
永泰
永安
鹰潭
宜春
玉田
元氏
永清
鄢陵
禹州
伊川
偃师
宜阳
永城
烟台
岳阳
益阳
永州
攸县
玉林
邕宁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伊犁
榆林
延安
永登
榆中
玉树
银川
Z
遵义
珠海
肇庆
湛江
枝江
钟祥
枣阳
庄河
肇东
肇州
肇源
镇江
张家港
舟山
诸暨
镇海
漳州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郑州
驻马店
周口
中牟
淄博
枣庄
章丘
诸城
招远
邹城
邹平
株洲
张家界
钟山
重庆市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张掖
中卫

又一互联网巨头跟保险公司抢生意,是好事吗?

房产信息平台 2018-12-13 15:56
74

前阵子支付宝跟京东先后搞了个大幺蛾子,结果京东的京东互保刚出来1天就下线了,支付宝的相互保前阵子被约谈之后也从保险降级为互助计划了,基本上可以说是凉了……

结果滴滴这头闷声干大事,最近相当低调地推出了一款重疾险产品,估计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吧,确实这跟“滴滴下线顺风车”、“滴滴接受整改”等新闻相比,热度确实低了很多。

很多朋友甚至是在收到滴滴的短信之后,才知道滴滴整了这么一出,小司也是在收到短信提醒之后才点进去研究了一下,打开滴滴App,找到钱包一栏,划到最下行,进入保险板块。

滴滴这款产品名为点滴医保的保险,其实是一款一年期的消费型重疾险,承保公司为众安保险。

主要的两点创新,一是条款简化;二是保费可月缴。按月缴费,一年固定保费240元,看上去像不像支付宝的相互宝,但人家相互宝第一年承诺的可是年费不超过188元,这么一比,滴滴在价格上就没有优势了。

看完价格,再看保障,滴滴这款重疾险的保障可以说非常鸡肋了,产品的描述非常模糊,宣传页面上显示保额24万,点进去才发现,保额是从2万开始累加的,一年后才能累加到24万。

而且还有个坑,年龄严重影响保额,40-49岁,最高保额只有6.25万,而50-60岁,就只有2.4万,买过重疾险的朋友应该都知道,10万的重疾保额都没啥用,更别说2万多了。

虽然说是保险,但实际还比不上支付宝的相互保互助计划,明显缺乏诚意。

估计有人想说了,你上次不是说保险比互助计划好么,滴滴的那个可是保险啊,相互宝不是!

这么说小司只能说是五十步笑百步了,这种一年期的短期重疾险弊端相当多,小司也从来没推荐过。这种所谓的创新重疾险充其量只能作为传统重疾险的补充,绝对没办法取代。


你要说滴滴这是在学人家阿里巴巴吧,还真不能这么说,因为滴滴和保险在很早之前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两年前,滴滴曾经与平安、太保等公司联合推出“双12”车险营销活动,但很快就被监管部门叫停了。

其实这些互联网大佬们基本都有一个大金融梦,保险作为金融三大支柱之一,没有人不想吃这块大肥肉,至于能不能吃到,各凭本事了。


其实滴滴的创始人程维跟保险还有一段挺有意思的旧缘。

2004年,21岁的程维从北京化工大学毕业,被一个卖保险的大姐拉去,交了 800 块押金,开始从事保险销售的工作,那时的他甚至连底薪都没有。

在吃了N次闭门羹之后,程维找到自己的大学系主任,求他买份保险。大家估计都猜不到他的老师是如何回复的,“不是我不帮你,连我们家的狗都有保险了。”就是这句话让程维毅然辞去了这份工作,传闻程维直到辞职一份保险都没卖出去。

2005 年,程维加入阿里做销售,这份工作为他积累了扎实的销售能力和经验,2011年,程维已经是阿里b2b部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随后不久,他离开了阿里巴巴开始自己创业。

小司总结:

其实不管是阿里、京东还是滴滴,对保险的浓厚兴趣都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证明了国人已经从对保险抵触的情绪中逐渐走了出来,开始发现了保险的重要性。

正是因为有了市场,才会有如此激烈的竞争,小司一直觉得创新是好事,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行业竞争越激烈,推出的产品性价比越高,对客户来讲,这绝对算好事。

只不过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毕竟保险销售的专业性还是很强的,也不是可以一朝一夕就被取代的,而且保险的保障期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像重疾险,起码20、30年的保障期才行,而寿险之类的更是几乎要对客户的终身都提供保障。

而现在这些所谓的创新,很多都属于短期险,大家想想,连传统保险公司的一年期重疾险大家都不愿意买,因为不值得买,那为什么还要买一份连保障都很模糊的短期产品呢?

所以小司的建议,大家还是老老实实选择传统保险产品,至于这些新鲜事物,可以采取观望态度,静观其变。

好啦今天就聊到这儿,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有更多想了解的保险知识,可以添加小司的助手进行人工咨询。

长按二维码添加

小司的保险助手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