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
关闭
A
安顺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达
安吉
安庆
安溪
安阳
安丘
阿坝州
安宁
阿克苏
安康
B
毕节
博罗
北京市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白山
白城
宾县
巴彦
宝应
蚌埠
保定
霸州
滨州
北海
百色
宾阳
巴中
保山
巴州
博尔塔拉
宝鸡
白银
C
潮州
长治
赤峰
朝阳
长春
常州
常熟
长兴
慈溪
淳安
巢湖
滁州
池州
长丰
长乐
沧州
承德
昌黎
长葛
昌邑
昌乐
长清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崇左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吉
昌都
D
东方
儋州
东莞
当阳
大冶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惠
大庆
大兴安岭
东台
东海
德清
当涂
德化
定州
定兴
登封
邓州
德州
东营
东兴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定西
E
恩平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佛山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丰县
阜宁
奉化
阜阳
繁昌
福州
福清
福安
抚州
丰城
肥城
防城港
G
贵阳
广州
公主岭
高邮
高淳
广德
固镇
赣州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巩义
高密
广饶
桂林
贵港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甘南
果洛
固原
H
海口
海南
惠州
河源
惠东
鹤山
黄冈
黄石
汉南
洪湖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桦甸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海林
淮安
海门
海安
杭州
湖州
衢州
海宁
海盐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亳州
霍邱
怀远
惠安
邯郸
衡水
鹤壁
菏泽
海阳
衡阳
怀化
河池
贺州
横县
红河
哈密
和田
汉中
户县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J
江门
揭阳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中
晋城
锦州
吉林
佳木斯
鸡西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句容
姜堰
金湖
嘉兴
金华
建德
晋江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晋州
冀州
焦作
济源
济南
济宁
济阳
金堂
简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K
开阳
开平
康平
昆山
开封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六盘水
龙门
雷州
老河口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辽源
连云港
溧阳
丽水
临海
六安
龙岩
龙海
连江
罗源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洛阳
漯河
洛宁
兰考
栾川
临颍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娄底
浏阳
醴陵
耒阳
柳州
来宾
泸州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蓝田
兰州
陇南
临夏
拉萨
林芝
M
茂名
梅州
牡丹江
马鞍山
蒙城
闽清
孟津
绵阳
眉山
弥勒
N
农安
南京
南通
宁波
宁海
南平
宁德
南安
南昌
南阳
宁乡
南宁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普宁
盘锦
普兰店
邳州
沛县
平湖
莆田
平潭
萍乡
平山
平顶山
濮阳
平阴
蓬莱
平度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凉
Q
黔西南
黔南
黔东南
清镇
清远
潜江
清徐
齐齐哈尔
七台河
启东
泉山
全椒
泉州
泉港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钦州
邛崃
曲靖
庆阳
R
如皋
如东
瑞金
任丘
汝州
汝阳
日照
日喀则
S
三亚
深圳
汕头
汕尾
韶关
顺德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朔州
沈阳
四平
松原
双鸭山
绥化
尚志
上海市
苏州
宿迁
沭阳
睢宁
泗洪
泗阳
绍兴
上虞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饶
石家庄
深州
三河
涞水
商丘
三门峡
嵩县
寿光
商河
邵阳
遂宁
石河子
商洛
石嘴山
T
铜仁
台山
天津市
天门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通化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台州
桐乡
桐庐
铜陵
桐城
唐山
泰安
滕州
吐鲁番
铜川
天水
W
万宁
文昌
武汉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五常
无锡
吴江
温州
温岭
芜湖
五河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舞钢
潍坊
威海
望城
梧州
文山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渭南
武威
吴忠
X
修文
新丰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象山
宣城
厦门
新余
新建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新乡
信阳
许昌
新郑
荥阳
新安
新密
夏邑
新泰
湘潭
湘西
湘乡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西宁
香港
Y
阳江
阳春
云浮
宜昌
宜都
宜城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延边
榆树
伊春
依兰
扬州
盐城
宜兴
仪征
玉山
余姚
玉环
永春
永泰
永安
鹰潭
宜春
玉田
元氏
永清
鄢陵
禹州
伊川
偃师
宜阳
永城
烟台
岳阳
益阳
永州
攸县
玉林
邕宁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伊犁
榆林
延安
永登
榆中
玉树
银川
Z
遵义
珠海
肇庆
湛江
枝江
钟祥
枣阳
庄河
肇东
肇州
肇源
镇江
张家港
舟山
诸暨
镇海
漳州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郑州
驻马店
周口
中牟
淄博
枣庄
章丘
诸城
招远
邹城
邹平
株洲
张家界
钟山
重庆市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张掖
中卫

这个东南亚的“深圳”,地价十倍速飙涨,要跟澳门和拉斯维加斯抢生意

房产信息平台 2018-12-13 15:56
58


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硬生生地耸立在一片荒凉的石漠与戈壁地带之中。

光为了维持这座沙漠城市的供水,有关方面花了8.17亿美元,历时6年多时间在地下55层楼处修建一个通道,引入东南47公里处米德湖的湖水。

大动干戈是值得的。每年有3000多万名游客来这座赌城度假,包括86%的美国人,其中10%的美国人年年都要流连于此。迷离的灯光、花样百出的博彩以及纸醉金迷的生活,共同诉说着繁荣。

在中国南海一隅,同样有一个地方被赌场所定义。在2006年,澳门就已经超越了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第一大赌城。2017年,澳门的博彩行业收入达到了330亿美元。

不过在最近,这两座赌城的日子可能都过得不太顺心。

根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10月,美国拉斯维加斯大道上各家赌场的收入出现下滑,减少5.6%至5.2亿美元。

澳门政府公布其9月份博彩收入增速大幅降至2.8%,远低于8月份的17.1%,以及17年19.1%的收入增速。

赌客不会消亡,只会悄悄流转。

一个赌城的衰微,往往意味着另一个赌城的新生。越来越多的“玩家”,可能把目光投向了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并在无意间创造了一个个房地产市场的繁荣。

滋生的赌场

2017年6月,一则马云拟收购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港奥德雷海滩地块、兴建度假村的消息在当地房地产公司间疯狂传播。

虽然事后被证伪,但是传言中土地的地价因此经历了一波暴涨。奥德雷海滩地块从平均每平方米为350美元攀升至500美元。

西哈努克港,也由此走入了很多中国人的视线。

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位于柬埔寨西南海岸线,是柬埔寨首都金边外第二大城市

在西港这座方兴未艾的城市,以前甚至没有像样的商业公寓,而现在每个人都直观地感受到了租金的飞快上涨。

在西港一栋出租房子,过去每月租金低于1000美元(约合6403元人民币),不过目前的租金飙涨到5000美元(约合3.2万元人民币)。

4倍的涨幅还不算多的。

据卫报驻东南亚记者报道,42岁的当地人Svay Sovana以前把自己的三层小楼租给欧洲人,每个月收入1000美元,现在每个月能挣到15000美元——14倍涨幅

同样地,当地人Seng Lim Huon从前以每月500美元出租给本地人的房间,现在是每月4500美元的价格——8倍涨幅

和租金一起飙升的,是西港的地价,据说有些地区甚至翻了100倍!

西港Otres地区一年前的土地价格仅400美元/平方米,现在已增至800美元/平方米,海滨地区的土地价格甚至已经从800美元/平方米,涨到1200到15000美元/平方米。

由于整个城市都处于建设的起步阶段,根本没有现房可买,大家买的都是期房。即使如此,也有大把人排队投资。

据媒体报道,一座投资4000万人民币的半成品酒店,会有人拿着1亿现金排队等着收购

在全球的房地产历史上,可能都没有多少这样疯狂的案例。

为什么是西港?

说起来有些尴尬的是,目前柬埔寨西港的房价,有一部分其实是受益于繁荣的博彩行业

在西港,歌厅、舞厅、赌场纷纷兴起,异域风情的酒吧、酒店遍布街头巷尾,许多岛屿已经被各国开发商承包开发赌场和豪华酒店。

据报道,柬埔寨对赌博和洗钱行为缺少立法限制,赌场老板们也借此建立了一个只对外国人开放的赌博帝国。

比如,越南人。虽然越南自2003年开始就允许外国投资者在国内经营赌场,但没有一家对越南人开放。为了躲避罚款,很多越南人纷纷跑去邻国柬埔寨的赌场。

首都金边曾是柬埔寨赌场最大的聚集地。2016年,金边赌场盈利4800万美元,收入涨幅近4成。金边最大赌场名为金界赌场,其背后老板是马来西亚华裔富豪曾立强。

现在,越来越多的赌场将目光投向了西港。

当前,西港高大上的建筑也多为赌场和娱乐场所。当地目前有正规牌照的赌场就有19家正在运营,还有几家正在修建中,预计很快就会建成,届时西港的赌场将增加到24家,且还有增多趋势。

而据西哈努克省新闻局局长奥沙棱透露,目前,西省获得政府颁发执照的赌场共有58家,该数量尚未包括正在兴建及申请执照的赌场在内

在这背后,不乏一些中国公司的身影。

西港双狮海滩附近一四星级酒店董事长称,他正计划与中国投资者合作,将酒店改成赌场,“我相信这个行业在未来有很大发展前景。”

事实上,据猜测部分赌场是专门针对中国客人运营的,这引起了外界的警觉。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熊波曾表示:“中国政府反对中国公民在西港经营赌场,尤其是专门以中国人为客源的赌场。”

赢了钱的赌徒是世界最大方的人。正是由于很多酒店跟公寓都是与赌博相关的人全部租下来,西港的租金才涨得那么快,房价也因此涨了很多。

赌客之外,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等投资人纷纷下榻西港,研究建设博彩产业。近两年,几乎全世界的线上博彩集团、投资客、参与人都来到西港,共同推高了房价。

另外,在西港这个自由港,还有一些灰色产业从业者涌入。

据华商传媒报道,2017年10月21名中国籍男女因涉嫌从事非法网络赌博,在西哈努克省被逮捕。

据悉,他们是于9日下午在西哈努克市租屋被逮捕。


再往前,据Fresh News报道,2017年8月21日,西哈努克市3号分区2号村的一家出租屋内,警察捣毁一非法网络赌博窝点,逮捕1名中国人,另5人逃脱。

再如,根据柬埔寨柬单网的消息,2017年5月7日,警察在西哈努克市的一家酒店内逮捕了2名中国籍男子,两人涉嫌非法运营网络赌博。


这些人员的住所,要么是出租屋,要么是酒店。不动产价格的增长,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海滩、免税和投资

赌场之外,西港还拥有一些自然禀赋和政策优惠。

例如,那则关于马云的谣言的起点——海滩。

正如炒房客们曾经疯狂涌向佛罗里达、海南一样,西港也拥有房地产暴涨的黄金条件——沙滩和海浪

西港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也是柬埔寨唯一的现代化商港。它主要有5个海滩,分别是速卡海滩、奥茨蝶海滩、独立海滩、奥德烈海滩以及胜利海滩。

白沙眩目、海水湛蓝,作为一个新兴岛屿旅游热点,西港号称风光、沙滩不亚于马尔代夫、帕劳,同时因其消费低廉,已逐渐经成为许多休闲度假者的首选。


这种地方当然少不了爱玩的中国人。据了解,因中柬关系密切,中国游客大受欢迎,约占访客总量的60%

2018年第二季度数据显示,前往西港的游客人数较2017年同期增长97.77万人,同比增长15.89%,其中前往西港的游客人数,中国游客排名第1

有旅游业的支撑,房地产的繁荣似乎也在意料之中了。

从夏威夷沙滩沿路一直到Otres 3区域,土地的价格尤其高,达到了每平方米1000美元到每平方米2500美元。

再如,规划和投资。

这个炒房客心目中新的宠儿被称为柬埔寨的“深圳”不是没有理由的。它是柬埔寨首都金边外第二大城市,目前是全柬唯一一个经济特区,1998年立为免税港,其地位和“深圳”非常类似。

事实上,柬埔寨总理洪森也说过要把西港打造为柬埔寨的深圳。

尽管城市面貌好像还处在中国90年代发展水平的南方小镇,但西港的发展速度却非常惊人。只要一段时间没来西港,就会发现好几个新工地,而在建的楼房也会高出十几层来。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同样是绕不过去的名字。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对柬埔寨的协议投资额也累积超过了125亿美元。

2017年,外资对柬埔寨投资总额到达了52亿美元,比2016年的36亿美元多了约莫44%,这其中我国投资就到达了14.3亿美元,占比27%,是第二名新加坡(2.52亿美元)的近6倍

西港的投资方名单中,包括了中国能建、中冶集团等重量级央企。

正是由于中国投资资金的不断涌入,新建的工厂、酒店和高档公寓大楼让西港城区天际线变得日益拥挤。

据西港当地地产界人士透露,之前来西港的投资客主力是台湾人、香港人、韩国人及新加坡人等,尤其是台湾人,他们曾经是购买人群的主力。

风水轮流转,现在几乎所有的楼盘都将眼光和触角伸向了新的市场——中国大陆。尽管现在地价和房租都已被炒得很高,还是有大量的投资者在继续跟进,准备大展宏图。

柬埔寨楼市还有一些其他特色。

2010年5月,柬埔寨当局推出推出《外国人不动产产权法》,规定外国人和本国人一样享受柬埔寨房产的永久产权待遇。同时,柬埔寨也没有过多的奢侈税费。

柬埔寨还使用美元交易,并且外汇政策是100%开放的。相对于其他国家严格的外汇管制,柬埔寨的外汇自由度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对于海外市场而言,无疑增加了房产价值的稳定性。

不过目前,西港的房价其实不算便宜了

在一个柬埔寨房地产中介网上,不少房子的均价已经达到3000美元/平左右。

一栋两室带花园的房子,单价3000美元/平,114平,总价34.2万美元,折合约238万元人民币。

3000美元/平,差不多是2.08万元人民币的单价,放在中国基本上是二线城市的房价了。

也有稍微便宜一点的。某楼盘一套建面60平的房子,总价约84万元,大约是1.4万元/平。


还有下面这种一整栋的,号称奢华海岸别墅,835平,作价72万美元,单价不贵,总价不便宜。


下面这栋房子,要价27万美元。


要知道,2017年,柬埔寨的人均GDP为1384美元,在亚洲仅高于尼泊尔。


抛开博彩业,西港的房地产究竟值不值现在的价格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表面上看起来,柬埔寨官方似乎并不打算一直依赖赌场来发展西港。

今年3月,柬埔寨首相洪森长子、王家军陆军副司令洪玛内在参加西港一家酒店奠基及办公楼封顶仪式时表示,西港不会成为第二个澳门

· END ·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